当前位置:主页 > 申博育儿 >书香芬芳/薛立兴 >
书香芬芳/薛立兴
上传时间:2019-10-11点击:503次
薛立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丙申年正月十一下午刚上班,我的手机铃声响了。原来是县文化馆馆员、扶风有名书法家徐海良先生的电话。他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上午冯仲明先生在老家逝世,县书法协会、作家协会要求去冯先生故里杏林镇涝池岸村冯西组弔唁,问我能否参加?我十分震惊的满口答应了海良先生的邀请,同车前往冯先生家见了他最后一面。

人和人之间就是个缘份。我和冯先生结识于十六年前的2000年元月,县委办抽调我们七人编写据有扶风人文史料和招商引资价值的《天南地北扶风人》。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的王生辉为该书编委会主任、主编;我和冯先生分别任副主任、副主编。在此一年收集资料、编书过程中我结识了冯仲明先生。

人的作为昇华只能在组织搭建的平台上体现。在县委办王主任的精心安排下我和冯先生先后去青海省西宁市、甘肃省兰州市和陕西省宝鸡市、西安市採集扶风藉入书人员基本情况资料,在近两月採集资料过程中,冯先生已是年近花甲之岁,和我们採集资料组的人员,白天入户走访,夜晚既要接待来访者,又要加班整理资料、安排第二天工作,冯先生不顾劳累、精益求精,认真细緻的作风,感动了我和採集组同仁。在紧张有序的採集资料过程中,还要与有经济势力的乡党那里为编书募捐资金,宣传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优惠政策。我们资料採集组一言一行代表着故乡扶风形象,冯先生在我们出门前都要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在外工作两月,我们相处很好,冯先生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敬业严谨、精神可嘉。冯老先生不善言谈,工作起来废寝忘食,由如忘我之境。在编辑《天南地北扶风人》过程中,经他之手,一个姓名,一个标点、一个电话号码都是那幺认真仔细绝不马虎。当时,我分担了编办行政事务和该书领导序言和初审工作,冯先生分担具体业务和该书后记及统稿工作。我们配合默契,编书品质和效率,受到县委和办公室领导点赞,按进度完成了《天南地北扶风人》一二卷编撰工作任务。嗣后,组织又抽调我去县委“学教办”搞“三个代表”学习教育活动,与冯仲明先生告别。从此,偶尔见面互相问候,只知他在先前编写《巧说例话》《扶风民俗》《春联集锦》《扶风育志》《扶风名人录》之后,又主编辑出版了具有史料价值的《扶风军事志》《班马耿窦史记》和《金石录》等书籍,可谓着作等身。

斯人已去,书香芬芳。冯仲明先生在退休前曾任过多所初中校长、高中科室负责人,教育督学,可谓桃李数千、教风皆碑;在冯先生晚年致力收集资料,着书立说,为扶风文化事业奉献余热。特别可敬的是在先生逝世前一年多时间为了给后人留下具有史料价值的《金石录》,他自费顾车或请亲朋好友帮忙,踏遍扶风八镇一梁一峁,一沟一壑採集碑文资料,带病忘我工作,让人听后感动。

虽然我与冯老先生仅同事一年,他笃学育人,着书立说多数事蹟仅从知情者传说得知。在他退休之后先后申请批准为陕西作家协会会员、省市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县政协文史研究员却是组织肯定的不争事实。在结束本文随笔之时,为悼念冯仲明先生特赋诗一首:

  寒风潇潇花凄残,雪盖松柏枝垂泪。

  先生执教树口碑,桃李芬芳遍神州。

  呕心沥血铸史册,封笔金石书等身。

  夕阳黄昏争分秒,沉屙无情失彦俊。

  远走未留甚遗憾,书香永存照后昆。

  悼念先生冯仲明,史书有难可问谁?

上一篇: 下一篇: